安户网,财经门户,雪苑传媒集团,士航(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安户网-投资管理财经门户-世界华文网络传媒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雪苑传媒 士航投资
party secretary positions, he was appointed by Fu Wei mine Backstage party secreta
你的歌声中没有了我的相伴,而
祭逝去的青春 时间:2013-10-2
我们渴望黑夜,因为我们可以自由自在地畅想;我
提到他的衣着,他更是笑我
象征着Mavees—马赫仕精致优雅的美式风格,延续以往品
黄山,中国5A级旅游景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全
北岸.左转、遇见时光剪影。 许久以后、也许我依旧会像
祖传自制的黑膏药 治疗风湿、关节炎、椎间盘突出、腰腿痛有奇效 QQ 365437992
  去年七月
闻得到的气味去掉了,闻不到的污染你去掉了吗?新房装修好,房间空置
父亲的酒与茶 莫道醉人唯
so that these mothers and people with disabilities have the same desire to be able to travel to se
本来爱应该让人感爱人就是爱人,只能去爱,
. 炊くし ーの効いたかも肉と、
新纶科技:未来不排除继续收购兼并行为 新纶科技(002341,股吧)前期收购了上海瀚
“好吧,来我背你
时间,沧桑了过去的美。爱是俩个人感情的寄托,也是俩个陌生人走在一起的媒介物,生活中我们都离不开爱,没有爱的生活毫无意义,就象两个没有感情的人生活在一
弖知繁 厘議
http://www.xiaoqingxinba.com/uploads/allimg/1311/1-13112G50435.jpg 16岁男孩疑因不愿
伤秋之爱,爱秋至觞 不经觉,我爱的悲
谁会在原地等谁 青开怀大笑带
人家,能否成功,就看你自己的诚意了。我相信,男女之间,五亿豪客绝不只是看外貌。哦
近日,科迪诺中美杂交一号土元养殖户李先生在养殖过程中遭遇了小麻烦,总部派遣专业养殖专家及时进行了
华信网的核心团队是由一流的专业人士组成,依托IT业内的技术力量和多年积累的金融业界经营经
马云兄: 赐鉴!兄之成就,
初雪未至,伊人已别 你说你喜欢下雪天
在人的记忆深处,珍藏的不一定都是奇异的事物或者有意义的大事,有时候,一种
【春天随笔】杨柳依依 时间:2011-04-26 14:59散
打开心窗 一枝花
ꗥ躾髧뎥뫤ය붥
“全能杜”归来 雷霆仍败北 没有杜兰特的雷霆,败绩
http://lnstjj.com/12/0fo/7aks1 http://yzq
With all the competition,【Hermes iPhone 5S Casehttp://www.life-wachau.at/images/case/Herme

社区广播台

查看: 401|回复: 0

强烈建议对审判法官和当事警察追责

[复制链接]

207

主题

316

帖子

130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00
发表于 2017-3-25 22:49: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刺死辱母者在任何国家都不会像山东这样判决
转载自网络,
这个伟大的国家什么事儿都有,而且个个事情奇葩。最近,山东出了个事儿,这事而让人气得不要不要的。事情是这样的,女企业家苏银霞创办了一个刹车片厂,可是,因为经营困难,向一个所谓的房地产商吴学占借了135万,月息十厘,这个利息相当高了,已经超过了国家规定的合法年息36%上限。更让苏银霞没有想到的,这个所谓的房地产商其实就是个借房地产公司名义放高利贷的黑社会。借了钱她就倒霉了,截止到2016年4月,她共还款184万元,并将一套140平米价值70万的房子抵债,还剩最后17万欠款,公司实在还不起了。可是,吴学占派了人逼她还债。2016年4月13日,苏银霞到已抵押的房子里拿东西。在房间里,吴学占让手下拉屎,并将苏银霞按进马桶里,要求还钱。第二天,这些人把苏银霞于欢母子带到公司,限制在财务室。并且当着母子的面,用手机播放黄色录像,把声音开到最大。更过分的是,其中一个叫杜志浩的脱下裤子,一只脚踩在沙发上,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公司有人看到,被按在旁边的儿子于欢咬牙切齿,几近崩溃。房间侧面是一面透明玻璃墙,在外面的一名工人看到这一幕,赶紧找人报警。警察来了,却不管,只说了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离开。看到三名民警要走,公司一名员工拉住一名女警,并试图拦住警车。“警察这时候走了,他娘俩只有死路一条。我站在车前说,他娘俩要死了咋办,你们要走就把我轧死。”公司员工回忆道。看到警察离开,情绪激动的于欢站起来往外冲,被杜志浩等人拦了下来。混乱中,于欢从接待室的桌子上摸出一把刀乱捅,杜志浩、严建军、程学贺、郭彦刚四人被捅伤。其中杜志浩肚子被刺伤,自己开车去医院,在医院外面又与人发生争执,后因失血性休克死亡。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案子,于欢居然因故意伤害被判了无期徒刑。

说实话,天佑看到这个判决真的想骂人。这应该是正当防卫吧,最多是防卫过当,不能算故意伤害吧?面对强制猥亵、侮辱、非法拘禁,受害人进行正当防卫有何不可?遇到这种事情美国会怎么判?天佑没找到类似的案例,因为美国不可能出现警察看着女性公民被侮辱而不管的事情,这种事情只能出现在伟大的中国。

但是,美国有这么个案例可以给大家一个提示。美国得克萨斯州阿林顿市38岁的达勒尔•罗伯逊去年12月一天凌晨打牌回家时,发现妻子特拉西正和另一名男子在家门口的一辆车上发生性关系,特拉西看到丈夫后,立即哭喊着称自己遭到了强奸。愤怒的达勒尔掏出一把手枪,开枪打死了车上的“强奸犯”。警方调查时却发现那名被枪杀男子原来是特拉西的情人。一家法庭日前对此案进行了审理,令人震惊的是,大陪审团一致认为开枪杀人的达勒尔无罪,而谎报强奸的特拉西则被指控犯有杀人罪!

美国为什么要这么判呢?一名33岁的当地男子胡安•穆尼兹对记者说:“如果我发现某个陌生人和我的妻子或孩子呆在家中,毫无疑问我也会像那名丈夫一样做的。如果我感到家人受到了威胁,我也会做同样的事。”美国贝勒大学法学院教授马克•奥斯勒称,大陪审团成员显然都在以丈夫的身份设身处地考虑此案,他说:“他们肯定这样想:‘如果是我,我也会开枪射杀那个家伙的。我必须保护我的妻子。’他们站在丈夫的位置上考虑,而这种想法在得克萨斯州非常流行。”

我们反观山东这个案子,一群黑社会当着苏银霞和儿子的面播放黄色视频,有人还脱裤子用阴茎往苏银霞脸上蹭,这事儿作为苏银霞的儿子于欢,他能受得了这种侮辱吗?聊城的法官说什么“于欢面对众多讨债人长时间纠缠,不能正确处理冲突,持尖刀捅刺多人”,我很想问问这位法官:换成你,你特么怎么正确处理?别人当你面强奸你老婆,你正确的处理方法是给强奸犯送套?作为法官,你告诉我,这个22岁的年轻人做错了什么?他保护自己和亲人做错了什么?谁能理解警察走后,这个孝顺的儿子心中有多么的绝望吗?谁能感受那种冲破天际的耻辱吗?聊城这位法官如果你有一丝良知,如果你有一点同情,判刑的木槌你忍心敲下去吗,你会敲下去吗?你还记得你当初宣誓作为法官时的忠贞誓言吗?你还记得你是一个人吗?你这么判决,让老百姓应该怎么去信任这个法律?你这么判决,使得法律好像是个笑话,被侮辱与被伤害者又被你运用法律再次侮辱与伤害,你不明白吗?天佑想说,你要是还叫“法官”这个名字,你应该出司法建议书要求检察院起诉出警的警察渎职!

天佑不是法律专家,但是,现在天佑想凭自己粗浅的法律常识探讨一下于欢是不是正当防卫。在此案中,黑社会侮辱苏银霞,限制苏银霞母子人身自由是不是存在不法侵害?警察去的时候不法侵害是不是正在进行?这个案子难道不符合正当防卫的构成要件?也许聊城那个法官会辩解,说正当防卫要求即刻的显著的危险,凌辱的女人不能算,因为不致命。犯罪团伙的行为已经严重危害到被害人的尊严,给被害人造成严重的心理创伤,怎么就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呢?难道只有快把你弄死了才允许反抗?这个法官为何不为当事人想一想?一方面是违法高利贷,另一方面是人格的极大侮辱,在这种情况下,明知道是涉黑组织,为何不严惩?即使被害人身亡,里面也有很大的个人因素,为何要独自驾车去往医院,他在医院门口与人发生争执耽误自己的治疗时间跟于欢有必然的关系吗?在母亲被长时间遭多人羞辱,而警察又没能救人解围之情急之下,哪个儿子能忍下这口气?换做是谁都不可能还有理智!这是不是属于激情激愤杀人?





法律不外乎人情,于欢做出这样的事相信是每个人在那种条件下都会做的事,但是这次聊城法院的判决真的让人心寒。天佑以为:法官对于欢判得过重,因为被害人有明显过错,且其行为已经构成对被告及其母亲自由、人身权利的侵犯,应当被认定为防卫过当,而防卫过当,在刑法中是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所以,天佑认为聊城法官明显运用法律不当,希望二审能够改判。

写到这里,天佑忽然想起了马雅可夫斯基那句著名的话:“当社会把你逼的走投无路的时候,不要忘了,你身后还有一条路,那就是犯罪,记住,这并不可耻。”于欢这样的反抗,在美国怎么判决我不知道,参照上面德州达勒尔•罗伯逊的判决,天佑觉得陪审团非常可能判于欢无罪,而且在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都不会像聊城法院这么判决。天佑感觉,当地法院未必干净,这么判决可能是出于一定原因对某些人的保护,惩戒反抗者。当然,天佑只是感觉,属于瞎说。

最后还是说点正经的吧,天佑感觉中国刑法中,关于正当防卫这一块简直就是不正常。这么多年,中国的正当防卫一直判罚过重。因为法条限制太多,当事人根本就不敢防卫。因为,在极端环境下,还要谨小慎微注意不防卫过度而犯法简直是不实际的。所以,天佑呼吁:正当防卫的法条应该考虑一下处于极端环境下下人的心理,现在的规定太扯了,真该修改。

----------------------------------------------------------------------------

在说真话有危险的年代,你的打赏是天佑继续坚持的动力
赞赏
推荐阅读

的熟悉,那时的“中国”封建法律还是非常的残酷的,尤其是政治罪

惠。  然后随后韩国检察总长表示,根据法律和原则,决定申请对

,大哥李建成和三弟李元吉,都有五个儿子,是李渊的亲孙子,当然也是
写评论
全部评论
顺序

蒙主
V.3 楼主
3小时前   1楼
警察不管事,法官成法盲,还有比这更奇葩的事道吗?
赞0  评  赏0

蒙主
V.3 楼主
2小时前   2楼
“辱母案”代理律师:我们要起诉警方不作为
2017-03-25 此刻 2400评
辱骂、抽耳光、鞋子捂嘴,露下体……在11名催债人长达一小时对自己及母亲的凌辱之后,山东聊城市22岁的于欢摸出一把水果刀乱刺,致4人受伤。

据南方周末报道,2017年2月17日,山东聊城市中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不过,“是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是否构成正当防卫”,“警方是否存在不作为”等围绕案件的争议并未因判决结果而就此停歇。

于欢的上诉代理人、河北十力律师事务所律师殷清利告诉北京时间“此刻”(微信号:btimenow),已经在2月24日,赶在上诉期的最后一天提起上诉。此案一审中,自首没有认定,对方涉黑的问题没有认定,警方也存在涉嫌不作为的成分。此外,死者也有因自身因素耽误救治的情节。

殷清利表示,根据于欢及其姑姑的强烈要求,将来会准备先打一个行政官司,起诉当地派出所不作为的行为。在于欢案件的二审庭审中,也准备申请法院将涉及到的公安人员违法违纪行为移交相关监察部门处理。



发生命案的地点位于山东聊城市源大工贸有限公司 图据南方周末

对话“辱母案”上诉律师殷清利

此刻:于欢及其家人现在是什么处境?

殷清利:于欢在今年2月17日被判无期。上诉后,他现在还在看守所羁押,我正要赶过去会见。案发后,他的母亲和姐姐到各地诉求,之后因为“私刻公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问题也被抓了。事发后,于欢的爸爸也跑了,现在也联系不上。我接这个案子,是他的姑姑找到的我。

这个案子比较复杂,还涉及到资金的问题,冠县工业园区也存在一定高利贷的情况。据于欢姑姑于秀荣所说,这个事儿不排除有人故意搞他,把他家人都弄进去,就没办在外面跑了,这个案子就压下来了。

此刻:你怎么接上这个案子的?

殷清利:一审是他们本地的另外一个律师,我是负责上诉的律师。今年2月份,我在聊城刚好有一个其他的案子胜诉。当时于欢的姑姑一个人无助了,就找到我,让我帮忙。他们家里现在很穷,也拿不出钱,加上案件有一定问题,我就免费给他们代理。

我接到案子的时候,要是不在聊城,晚一天,就过了上诉期了。当时简单了解案子之后,一看情况不上诉不行,当时我阅卷都来不及了,就凭一审判决书和了解的情况,连夜写的上诉状。

当时上诉期限只有一天,无法正常阅卷。所以到二审正式阅卷以后,我会有正式的确定的辩护方案,初步辩护思路调整为无罪辩护,这与上诉状有些变化。

此刻:错过起诉期,会有怎样的影响?

殷清利:一旦错过上诉期,再审的成功率很低了。除非是初审法院自己更改或者上级法院提审。但是这种情况很难,因为错过上诉,法院会理解为你同意了一审的审判结果。

此刻:上诉状是怎么写的?

殷清利:当时,一审律师不让复印材料。我那天晚上8点写到凌晨3点,写了一份上诉状。上诉状里有正当防卫的辩护。我为了稳妥起见,就以简单正当防卫,加上退一步的防卫过当来写的。

这个一审中,于欢自首没有认定,对方涉黑的问题没有认定,警方有涉嫌不作为的成分。此外,案件中死亡的那个人,属于自行治疗,去很远的医院,没有就近的医院。去医院又跟人发生冲突,耽误了5-10分钟时间。综合各方原因,失血过多死亡不能全赖于欢的头上。

此刻:网上对于案件中“警方未阻止凌辱”讨论很热烈,警方有不妥地方吗?

殷清利:派出所民警来到现场,要有案件登记,要有流程,不能来了说两句话就走。一审时回避了这个问题,当时说是“公安要出去了解情况”。冲突的人都在里面,你出去了解什么?

我们在二审时,会申请法院将本案涉及到的公安人员违法行为移交相关监察部门处理,我们会有一个移交的申请。

另外,根据于欢及其姑姑的强烈要求,将来会先打一个行政官司,来起诉公安人员的不作为。另外我们建议,在启动行政官司之前,会申请出警公安的执法信息公开。

此刻:这个案子,主要是高利贷引发的,各方怎么认定的这一点?

殷清利:10%的月息已超出国家规定的合法年息36%上限;警察到现场并没有对这个违法犯罪的情节进行干预,对凌辱也干预不够,最终导致血案。一审法院也没有提到高利贷的事,没有提到超出部分的部分属于非法所得(编者注: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仍欠17万款)。实际上,这些都是非法所得。

我觉得最起码应该把涉黑案的笔录及证据调过来。我们也是这个涉黑案子的一部分。但是一审律师没有提交调取申请,法院也没有重视。二审中,我会申请调取他案的卷宗。

从于秀荣提交的一审判决书来看,案件中参与当天的涉黑人员也清清楚楚说了,是如何凌辱当事人母亲。他们承认,脱裤子,露下体,辱骂殴打等情节。

此刻:二审胜诉的可能性有多大?

殷清利:我觉得直接改判有希望,但案件涉及的问题很可能需要等待涉黑案。我认为70%-80%可能性是发还重审。此前于欢的家人也想通过民事赔偿减轻刑罚,但是对方家属提出要800多万,就搁置了。

现在已经判了无期了,到了这个点了,已经不能靠赔偿去解决了。

文/韩峰 周佳琪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热门评论


沉默5小时前
人民群众会全力支持你 加油 为社会讨个公道


云与清风5小时前
支持律师!小伙子判无期太重了,小伙子判个几年伤害罪都冤。俗话说,兔子被惹急了都咬人呢。那伙人逼人太甚了。当着人家母子俩的脸放黄色录像,畜生不如,简直没有人道,正是他们该死!
赞0  评  赏0

蒙主
V.3 楼主
1小时前   3楼
借135万还了254万,她仍被百般凌辱求助无门,儿子救母后被判无期徒刑
2017-03-25 新安眼


导读:
2014年7月和2015年11月,山东女企业家苏银霞因资金困难,分两次向当地放高利贷的吴学占 借款135万元,约定月利息10%。到2016年4月,苏银霞共还款184万元,并将一套价值70万的房子抵债。

然而,按照利滚利的高利贷算法,她还要给17万欠款,也实在还不起了。

2016年4月14日,苏银霞和儿子于欢被吴学占手下的11人再次控制,百般凌辱和控制人身自由,报警、打市长热线都没用。

辱骂、抽耳光、鞋子捂嘴,在11名催债人长达一小时的凌辱后,催款人杜志浩还脱下裤子,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

匆匆赶来的民警未能阻止这场羞辱。于欢见母亲被侮辱,又无法离开,愤怒之下拿起桌上水果刀乱刺,致4人受伤。其中,被刺中的杜志浩自行驾车就医,因失血过多休克死亡。

近4个月后,吴学占因涉黑被聊城警方控制。杜志浩是吴学占涉黑组织成员之一,被刺前涉嫌曾驾车撞死一名14岁女学生并逃逸。

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南方周末记者 王瑞锋/图)


1、还不清的高利贷

山东冠县工业园内的源大工贸由苏银霞创办,主要生产汽车刹车片。因资金困难,2014年7月和2015年11月,苏银霞两次分别向当地放高利贷的吴学占借款共135万元,约定月利息10%。

吴学占有个房产公司,实际上主要是高息揽储,招揽社会闲杂人员从事高利贷和讨债业务。在山东冠县,不少企业因为向银行贷款难,为资金周转,向吴学占借高利贷。企业如不能还清高额本息,就被暴力催债。

于欢的上诉律师殷清利表示,10%的月息已超出国家规定的合法年息36%上限;吴学占从苏银霞手里获取的绝大部分本息,属于严重的非法所得。

截止到2016年4月,她共还款184万元,并将一套140平米价值70万的房子抵债。“还剩最后17万欠款,公司实在还不起了。”于 /> --> 多名源大工贸员工证实,工厂多次被卡车堵门,不让员工进出。

第二天,2016年4月14日,催债手段升级。
厂里进来数辆车,一行约十个讨债的拉来了烧烤架支在公司办公楼门口,若无其事地烤串饮酒。堵门催债的方式之一。此前,他们曾拉来砖头、木柴和大锅,在公司内垒砌炉灶烧水喝。在当地,只有出殡才这样烧水。

苏银霞和儿子于欢被限制在公司财务室,有四五人看守,不许出门。在娘俩面前,讨债人用手机播放黄色录像,把声音开到最大。

当晚8点多,催债人杜志浩驾车进入源大工贸,将苏银霞母子带到公司接待室。苏氏母子分别坐在沙发上,职工刘晓兰坐在苏银霞对面。11名催债人员把三人围住。

刘晓兰说,杜志浩一直用各种难听的脏话辱骂苏银霞,“没有钱你去卖,一次一百,我给你八十。学着唤狗的样子喊小孩,让孩子喊他爹。”

其间,杜志浩脱下于欢的鞋子,捂在苏银霞的嘴上。

刘晓兰看到母子两人瑟瑟发抖,于欢试图反抗,被杜志浩抽了一耳光。杜志浩还故意将烟灰弹在苏银霞的胸口。

不可思议的是,杜志浩还脱下裤子,一只脚踩在沙发上,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刘晓兰看到,被按在旁边的于欢咬牙切齿,几近崩溃。

接待室的侧面是一面透明玻璃墙,在外面的一名工人看到这一幕,赶紧找人报警。

当晚22时13分,一辆警车抵达源大工贸,民警下车进入办公楼。判决书显示,多名现场人员证实,民警进入接待室后,说了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离开。

4分钟后,部分人员送民警走出办公楼,有人回去。

看到三名民警要走,于秀荣拉住一名女警,并试图拦住警车。“警察这时候走了,他娘俩只有死路一条。我站在车前说,他娘俩要死了咋办,你们要走就把我轧死。”于秀荣回忆说。而警方的说法是,他们询问情况后到院内进一步了解情况。

刘晓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看到警察离开,情绪激动的于欢站起来往外冲,被杜志浩等人拦了下来。混乱中,于欢从接待室的桌子上摸出一把水果刀乱捅,杜志浩、严建军、程学贺、郭彦刚四人被捅伤。

平时,水果刀放在接待室的桌子上,用来切水果。



3、法院:“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

杜志浩等人受伤后,自己开车去了冠县人民医院。尸检报告显示,杜志浩因失血性休克死亡。另外有两人重伤,一人轻伤。

2016年12月15日,聊城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于欢故意伤害一案。庭审中的争议在于是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以及是否构成正当防卫。

法院审理认为,于欢面对众多讨债人长时间纠缠,不能正确处理冲突,持尖刀捅刺多人,构成故意伤害罪;鉴于被害人存在过错,且于欢能如实供述,对其判处无期徒刑。

法院解释是于欢的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也遭到对方侮辱和辱骂,但对方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经出警的情况下,被告人于欢及其母亲的生命健康权被侵犯的危险性较小,“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

目前,于欢已提出上诉。他的上诉代理人殷清利仍继续主张,在遭遇涉黑团伙令人发指的侮辱、警察出警后人身自由仍然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于欢的被迫还击至少属于防卫过当。他还认为,于欢听从民警要求交出刀具并归案、在讯问中如实供述等行为,应当认定为自首。


4、死者曾撞死少女并逃逸

案发后的2016年8月3日,当地警方将冠县“吴学占黑恶势力团伙”摧毁,首犯吴学占被抓获,迅速查清了吴学占等人部分违法犯罪事实。聊城警方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源大工贸一案是吴学占涉黑案件的一部分。

死者杜志浩在家中排行老三,被人称为“杜三”。其所在村的一名村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杜三一直住在县城或东古城镇,给村民留下的唯一印象是,因琐事“揍他舅舅”。

杜志浩曾因一起交通肇事案被冠县东古城镇人所熟知。2015年9月30日,东古城镇一名14岁女学生被撞身亡,身首异处,肇事司机逃逸。这名女学生的母亲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肇事当天杜的父母来给她送过东西。她后来收到了中间人给的28.5万元赔款,但自始至终没见过肇事者一面。

“交警说抓不到人。我一个农民能怎么办呢?不然他得坐监狱,他要坐监狱也就不会死了。”

5、当地企业捐款助人

案发后,冠县工业园区的22家企业联合凑钱,给源大工贸送来十多万捐款,帮助苏银霞打官司。“捐钱是因为同情她的遭遇。”上述企业负责人说。

(本文内容来自《南方周末》 文中刘晓兰为化名)

珠链动态分割线




网络调查结果

1、非法集资和高息放贷都属违法犯罪行为,警方明知吴学占等涉嫌非法放贷和暴力讨债没及时查办不妥,如不知这一情况那接到受害人报案后没仔细调查并采取措施也明显不当。

2、暴力讨债中,这一团伙除了非法放贷外,还涉嫌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或非法拘禁、侮辱、殴打、扰乱秩序等多项罪名,却没被及时追究。

3、当母亲被如此羞辱、凌辱,有几个儿子在旁边眼睁睁的看着还能无动于衷?报警求助无果,又跑不脱,愤怒之下为救母亲愤而反抗,应属激情杀人。

4、案发后吴学占团伙被查明涉黑犯罪事实,且死者杜志浩能把少女撞死到身首异处后“逃逸”却没被归案,可见这个讨债团伙的实质危害性。

法院判案既要讲程序正义,还应体现 实质正义。对这起案件的审理判决,应该考虑这么多的客观前提,才能做出符合法律和民意的正当判决。

杀人肯定是犯罪,这道理小学生都懂,但这种案件中如果有一个环节处置得当,或许就可以避免这个儿子走到杀人坐牢的地步。

这个判决被曝光后,网络上的热门评论数以万计,却几乎无人对法院判决、警察处置程序及死者表示理解,对被判无期徒刑的杀人救母者却一边倒的同情,这或许能说明很多东西。









珠链动态分割线

近期热文回顾:
屯溪护栏“破相”给城市文明丢脸︱又有护栏插入车内
2017年市中心城区初中学区调整方案来了,屯溪三中是重点
徽州旅游地图,玩转春天花海︱20日起合肥市民游黄山特惠
解读:这新规黄山万余网约车得看,出租车也别愁;来,我们一起看
全文︱黄山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暂行)因为黄山拍的这部电影,“潘金莲”告他侵犯名誉权,曹雪芹等已哭晕,阎王爷很焦虑
黄山市出台专项规划,消除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大班额
9月开建︱歙县新安江大桥及接线工程环评公示
今年中考时间已定了,不得拒绝学生参考
趣谈)全国“最美树王”中迎客松第一;最老的5000多岁,有的像中国版图
近80岁老人拍遍黄山市乡镇的古树及古村等,自费出4本书传递徽州魂;曾任县级干部


阅读原文阅读 3052 投诉
广告
商品推广
精选留言
写留言

3
黄山一枝春
这儿子非但无罪还要嘉奖
1小时前
3
军哥
公德在那里
1小时前
1
方Sir
让我惋惜,也让我叹息!要债可以协商,协商不成,走司法程序。就算堵人,也只能堵债务人,而且不能打骂侮辱。也无权堵家人和员工。对于当地公安和黑势力感到发人省醒。平时一起纠纷,在没人打架伤人,我们也会调解到两个人消气和平解决。打架也要该处理处理,帮助走合理途径。这种过来喊一句就走,没解决事情,确实不作为。或者有一股势力在作祟。希望有关部门一定查清事实,严肃处理。政府是一片天,这么影响恶劣的事情,如果不处理好,公信力大打折扣。
27分钟前

胡塗
银行是百姓的麽?不是!高利贷为何能横行霸道,是谁给它们的权力呢?让人深思
14分钟前

黄山红枫
是个好孩子!为生了这样的儿子儿骄傲!
32分钟前


对方并无武器。。。。。蛇鼠一窝。。企业发展,银行不贷款。私人驴打滚,还不完。报警,形式的出警。进去出来回局。一次合成,并无拖泥带水。
赞0  评  赏0
金猴观云海: 严打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 28分钟前

蒙主
V.3 楼主
1小时前   4楼
清除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
赞0  评  赏0

蒙主
V.3 楼主
1小时前   5楼
【这个细节有意思】案件中死亡的那个人,属于自行治疗,去很远的医院,没有就近的医院。去医院又跟人发生冲突,耽误了5-10分钟时间。
赞0  评  赏0

蒙主
V.3 楼主
1小时前   6楼
催债人用极端手段侮辱被告人的母亲。有人报警,民警来到进入接待室后说“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离开。被告人欲离开但被阻止,摸出了一把刀……4个催债人被刺中,其中一人失血过多死亡。
法院认为,虽然当时被告人的人身自由受限,也遭到侮辱,但对方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出警的情况下,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
赞0  评  赏0

刷新
我来说两句
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